英特尔俩前员工“搭伙”创业,公司要IPO了,其中一个竟突然离去……

2021-12-29 05:28:52 文章来源:网络

又一家亏损企业踏上了IPO之路。

近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星环信息科技(上海)**份有限公司(下称“星环科技”)递交了申报稿,计划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为中金公司。

本次申请上市,公司拟募集资金19.61亿元,投入到大数据与云基础**建设项目、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建设项目、数据开发与智能分析工具**研发项目等的建设。

IPO日报注意到,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有所增长,但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即便如此,公司仍颇受资本方的青睐,2018年至今引入了多位外部投资者,“身价”不断上**。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创始人IPO前夕离职

2013年,孙元浩、范晶等共同设立了星环有限(公司的前身),其中自然人范晶的**份实际上是代范磊所持有(设立之时,范晶以300万元认缴了30%的注册资本)。

据了解,2013 年初,孙元浩与范磊两人协商共同创办星环有限,因范磊彼时仍任职于英特尔且英特尔关于员工对外投资及**情况报备程序过于繁冗,为尽快成立公司开展业务经营,范磊指定了范晶代为出资并持有公司的**权。2015年,前述**权代持关系解除。

双方的“缘分”或早已开始。

根据**资料,除了范磊曾任职于英特尔外,孙元浩也“出身”于英特尔,具体是自2003年7月至2013年5月曾任英特尔数据中心**部亚太区CTO。除了孙元浩跟范磊以外,公司目前的董事、副总裁吕程、朱珺辰,监事、副总裁刘汪根等人,均有过在英特尔就职的工作经历。

截至目前,星环科技的控****东及实际控制人系孙元浩。

另外,孙元浩还与范磊、吕程、佘晖及赞星投资中心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确认自2019年1月起,范磊等将作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截至招**书签署日,孙元浩直接持有星环科技12.32%的**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赞星投资中心持有8.3167%的**份;孙元浩之一致行动人范磊、吕程、佘晖分别持**6.7%、1.68%、0.96%。因此,孙元浩合计控制公司29.97%**份。

在公司人员变动方面,引起IPO日报关注的是一位创始人的突然离职。

据披露,范磊在本次发行前持有606.86万****份,占公司总**本的6.7 %。作为星环科技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范磊曾担任公司员工和董事职位。不过,其从2020年11月起突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随后在2021年5月从公司离职。

那么,身为联合创始人的范磊,为何选择在公司IPO前夕的关键时刻离开?

还需指出的是,虽然范磊已离职,但其并未转让自身的**份,目前仍系星环科技的大**东和公司实控人孙元浩的一致行动人。

业绩亏损

**信息显示,星环科技是一家大数据基础**开发商,围绕数据的集成、存储、治理、建 模、分析、挖掘和流通等数据全生命周期提供基础**及服务。

公司主要提供**括**产品与技术服务(主要销售公司****并提供相关配套技术服务);应用与解决方案(提供大数据存储、处理以及分析等相关场景下的咨询、数据治理、定制开发等解决方案);软**一体产品及服务(系大数据一体机**件等**件产品销售,配套销售公司相关**产品或服务)等。

根据申报稿,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星环科技实现营业**1.13亿元、1.74亿元、2.6亿元、8255.6万元,其中**产品与技术服务在报告期内给公司贡献了75%以上的主营业务**。

另一边,公司近年来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报告期内,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11亿元、-1.84亿元、-1.48亿元,三年半的时间累计亏损了6.83亿元;截至2021年6月末,星环科技的累计未弥补亏损为3.2亿元。

记者翻阅**报后发现,星环科技的亏损,与其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增长的增加不无关系。

据披露,公司的销售费用由2018年的9018.96万元上升至2020年的1.55亿元,且2021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率达到106.76%;与此同时,星环科技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568.18万元、1.09亿元、1.09亿元、5907.79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6.89%、62.66%、42.11%、71.56%。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公司预计未弥补亏损将继续扩大,并将面临未来一定期间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的风险。”星环科技说。

受上述因素等的影响,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经营**现金流也持续为负。

2018 年至2020年及2021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3亿元、-2.01亿元、-1.91亿元、-1.69亿元。

“隐形”的对赌

公司在报告期内开展了多次的**权转让和增资事宜,以此引入了数位外部投资者。

例如,2019年4月,TCL以500万元认缴了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1.34万元;2020年11月,晶凯艺赢、厦门新鼎、中金澔晨等机构通过受让**权方式入**了公司;同年12月,星环有限整体变更为**份有限公司,国科瑞华、青岛新鼎、创业接力等在其**改完成的当月便通过增资入**,经IPO日报**略计算,此次增资对应公司的投后估值约46亿元。

IPO日报还注意到,在引入外部**东时,星环科技曾签订了对赌协议。

2020年12月,公司及孙元浩、范磊、吕程等创始**东曾与三峡金石、产业基金、长江合志等多位外部投资者签订了对赌协议,就相关投资人**东特殊权利条款的情形进行了约定;2021年6月,各方签署了终止协议,表示此前约定的对赌条款等特殊权利条款于本次发行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之日起终止。

不过,各方还与同一时间签订了终止协议的补充协议,约定若发生公司的上市申请被否决、公司自行撤回申报材料、自本次上市申报获得正式受理之日起十八个月内未收到批准、未在批文的有效期内完成****的发行并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等情形时,则前述投资人**东的回购权**执行。

也就是说,若星环科技此次IPO不成,则彼时的对赌协议将“**灰复燃”。

申报稿指出,对赌协议将在星环科技IPO未能成行后**执行,并由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云友投资承担相关责任,但也特别强调了星环科技不再作为被**执行的回购权项下的责任方承担各项相关义务及责任。

“发行人不作为该等可**回购权项下的义务承担主体或回购权相关机制触发后潜在不利后果的承担方;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的约定;不与发行人市值挂钩;不存在严重影响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星环科技表示。

来源:国际金融报

一场新冠疫情引发的业绩增长,使科华生物收购西安天隆科技有限公司和苏州天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合称“天隆公司”)**权的相关事项纷争不断。12月27日晚间,科华生物披露公告称,天隆公司表示目前无法配合公司预审会计报表以及后续的审计工作。今年7月,彭年才、李明等交易对方申请仲裁,要求科华生物支付剩余投资价款总计105.04亿元。由于涉案金额高,该仲裁案引起市场广泛关注,12月27日晚间,科华生物表示,目前该仲裁案件还未开庭。

天隆公司不配合审计工作

12月27日晚间,科华生物突然**雷,称公司控**子公司天隆公司明确表示目前无法配合公司预审会计报表以及后续的审计工作。

公告显示,天隆公司董事、总经理李明于12月25日通过电子邮件向科华生物董事长、总裁和**务总监发送了《审计工作回复函》,天隆公司以科华生物与彭年才、李明、苗保刚、西安昱景同益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之间的仲裁案件导致科华生物所持天隆公司62%**权被冻结,西安市未央区人民**已裁定禁止科华生物行使西安天隆62%**权的全部**东权利,以及向科华生物开放**务资料存在商业****露风险为由,明确表示目前无法配合科华生物预审会计报表以及后续的审计工作。

对此,科华生物表示,天隆公司在《审计工作回复函》中提出的所谓“理由”完全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于李明等天隆公司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无视证券市场规则和公司规范运作要求,漠视上市公司及其中小**东利益的行为,公司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

公告显示,天隆公司董事会已于12月27日审议通过了《关于要求配合上市公司年度审计工作的议案》。科华生物将要求天隆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务总监、**务部门及相关方全面执行董事会决议内容。

据了解,2018年6月8日,科华生物与彭年才、李明、苗保刚、西安昱景同益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投资协议书》,约定科华生物以现**式向天隆公司进行增资并收购天隆公司62%**权。天隆公司成为科华生物控**子公司。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科华生物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并未有人接听。

涉及105亿仲裁案件

实际上,天隆公司部分董事、高管与科华生物早有纷争,还涉及一则涉案金额高达105亿元的仲裁案。

据了解,科华生物于7月1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于7月13日收到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发来的《争议仲裁案仲裁通知》及其附件仲裁申请书等,申请人彭年才、李明、苗保刚、西安昱景同益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要求科华生物支付剩余投资价款总计105.04亿元。

该事项源于科华生物与李明等交易对方签署的《投资协议书》,根据《投资协议书》约定,天隆公司的全部**权收购共分两个阶段完成,**阶段为科华生物以5.54亿元的对价获得天隆公司62%**权;第二阶段为科华生物在2021年度以按照天隆公司2020年度净利润情况相应计算的**权价值完成剩余38%**权的收购。就第二阶段天隆公司38%**权的转让事宜,《投资协议书》约定,天隆公司的整体估值以下列两者孰高为准,9亿元或天隆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的扣非后净利润乘25倍。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由于遇到新冠疫情,天隆公司业绩**发增长,2020年扣非后净利润为11.06亿元,科华生物难以支付高昂的剩余投资价款,因而引发了后续一系列争端。

浙江信专律师事务所律师娄霄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科华生物以情势变更为由进行抗辩是有道理的,但**会如何裁决仍是一个未知数。

针对上述仲裁事项,11月27日晚间,科华生物表示,截至本次公告披露日,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曾两次安排开庭审理本次仲裁案件,皆因李明等仲裁申请人的原因而不得不取消,致使本次仲裁案件至今未能开庭审理。

科华生物认为,仲裁申请人一方面利用其管理天隆公司之便,消极对待、推延乃至拒不配合公司委托的审计机构对天隆公司的正常年度审计工作,一方面又以天隆公司的**务经营数据系本次仲裁案件重要事实尚待形成为由拖延本次仲裁案件的庭审程序,其本质目的就是拟造成本次仲裁案件处于“**拖不决”的状态,变相给公司施加压力。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丁宁

来源:北京商报

上一篇:《长沙高新区麓谷创新指数(2021)暨先进计算产业发展指数》发布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泰安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